從那些離開的人口中,還原一個真實的比特大陸

原文標題:《離開比特大陸的年輕人》

一直以來,比特大陸都是加密貨幣領域的焦點,被外界盛贊也被行業質疑,經歷迅猛發展也遭遇種種危機。

筆者采訪了比特大陸研發、銷售、BTC.com、哥白尼項目等部門的多位離職員工,通過他們在比特大陸的故事和感受,部分還原比特大陸的真實樣貌和它起伏跌宕的過去一年。

自 2018 年 12 月 24 日正式裁員以來,已經有上千人從比特大陸這家礦機巨頭公司離開。

他們有的是工作多年的老員工,有的是剛剛入職不久的應屆生,有的對區塊鏈行業充滿信心,有的則在日復一日的迷茫中消磨了激情。

在時代的大背景下,無論是巨頭公司還是個人,能過好當下就已不易,看清未來則是一種奢求。

猝不及防的裁員

北京海淀區寶盛南路 1 號院 25 號樓,一幢四層的獨棟別墅大門緊閉。

雖然春節已過,但節日的氣氛還在。兩個紅色的「福」貼在銅色骨架的玻璃門上,兩旁是一副對聯,左邊「富貴平安好運來」,右邊「吉祥如意福星到」,大門梁上懸掛著兩個紅燈籠,不遠處的墻上掛著塊銅匾,印著「BITMAIN」(比特大陸)。

從那些離開的人口中,還原一個真實的比特大陸 (1)北京比特大陸公司所在的獨立別墅

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公司的前臺,白色墻壁上的「BITMAIN」字樣和炫彩的底紋十分顯眼,旁邊的電視正在輪播企業介紹。

就在兩個多月前,研發部門的張娜背著包從這里離開。

事實上,直到被 HR 叫去談話的那天,張娜還堅信自己不可能被裁,盡管從兩個星期前,她就不斷接到其他公司 HR 的「莫名」來電。

仿佛不同公司 HR 之間消息是互通的一樣。

剛開始是「喂,你好,有考慮換工作嗎?」,后來是「你好,聽說你們公司在裁員,考慮來我們公司嗎?」,再后來是裁員的當天,「你好,你有被裁員嗎,考慮來我們公司嗎?」。

張娜對公司的裁員行動毫不知情,當意識到開始裁員時,也沒它放在心上,那時的她正忙著手頭的項目,「到了關鍵的節點」。

「當時我在想,再怎么裁也不會裁到我們 IC 研發部門頭上吧,也不會裁我吧。」回想起自己天真和后知后覺,張娜忍不住笑出聲,苦笑。

2017 年 9 月份,作為應屆生的張娜正四處求職,而比特大陸也開始了以「無與倫比,特立獨行」為主題的校園招聘。

就在不久前的 8 月份比特大陸剛剛獲得由紅杉、IDG 等 6 家投資機構的 5000 萬美元投資,風光無兩。

新聞報道里都是「每年賣 10 萬臺礦機,占 70% 礦機市場」、「月盈利 2 億,直奔 IPO」、「融資 5000 萬美元,向 AI 擴張」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。

后來詹克團在接受《商業周刊》采訪時表示,比特大陸 2017 年營收約 27 億美元,超越展訊成為僅次于海思的大陸第二大 IC 設計公司。

所以擺在張娜面前有兩個選擇,要么是去海思、紫光這樣的大廠,要么是去寒武紀、比特大陸這樣的創業公司。

「當時選這家公司,首先是覺得這是一家創業公司,進去之后發展潛力可能會比較大,會多一些可能性。再一個,覺得它技術比較先進,而且也在往 AI 芯片方向發展。」

不過后來發生的事情卻讓張娜有些意想不到和措手不及。

2018 年下半年,加密貨幣市場急轉直下,以礦機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比特大陸受到劇烈沖擊。比特大陸也在招股書上承認:2017 年繁榮的加密貨幣市場讓比特大陸下了錯誤的判斷。

對于剛進入職場、埋頭于工作的張娜來說,區塊鏈、比特幣還是全新的事物,行情變化會給公司帶來什么沖擊也不在她的關注范圍,直到 HR 將白紙黑字的裁員協議書推到面前時,她才如夢初醒。

2017 年 9 月份參加校招,10 月份拿到 offer,2018 年 7 月入職研發部門 AI 方向,12 月被裁。

張娜在比特大陸待了不到 6 個月的時間。

回顧在比特大陸的這幾個月,張娜最深刻的感受是,這家公司憑借高薪和名氣挖來了很多高水平、高素質的研發人員。

「可能我們部門單拎出來一個人,在其他公司都能當一個小領導,但在這里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員工。」

這也是為什么裁員的消息出來以后,那么多公司的 HR 打電話的原因之一。

張娜至今仍十分堅信,比特大陸有這么一幫優秀的研發人才,如果穩定發展,一定能夠做出了不起的產品。

不過,她也承認,就比特大陸的發展狀況來說,人才的價值并沒有得到充分的施展和發揮。

「人工智能芯片領域雖然很火熱,但其實行業內的大家也都處于探索階段,并沒有找到一個爆發點和突破點,比特大陸也面臨著這樣的問題。」

離開比特大陸后,張娜再也沒有打聽過 AI 部門的情況,不過有比特大陸內部員工告訴筆者,公司將所有不盈利的項目都進行了優化,AI 部門是裁員的重災區。

「很遺憾,真的挺遺憾的。」提起自己被裁這件事,張娜聲音里還帶著惋惜。

擁擠、忙碌、虛幻感

銷售部門的陳玥比張娜入職得早,離開得也更早。對于陳玥來說,進入比特大陸,純粹是一個偶然。

2017 年 10 月份,陳玥陪朋友一起參加比特大陸的校園宣講會,對她而言,比特大陸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存在,「如果不是朋友拉著我,我肯定不會去」。

不過,在校園宣講會上,一個叫張原的比特大陸高層吸引了陳玥的目光。

「雖然比特幣、區塊鏈這些我聽不懂,但她說話時冷靜有邏輯,同時富有激情,讓我感覺這個人很厲害,這家公司也很棒。」陳玥回憶道。

后來陳玥才知道,張原是吳忌寒的同學、助理,同時也是 DEX.TOP 交易所的負責人。不過在后來裁員行動中,這個項目也被砍掉了。

和朋友被刷掉不同,陳玥幸運地通過了筆試和面試,拿到了比特大陸銷售部門的 Offer。

第一天入職比特大陸,陳玥就感覺到了這家公司的「不太一樣」——擁擠、忙碌,以及巨額營收帶來的虛幻感。

事實上,就在陳玥入職時候,比特幣一路攀升,突破 1 萬美元,比特大陸也進入了自成立以來的「高光時刻」,生產的礦機被瘋狂搶購,源源不斷的現金流入公司。

「一個國外的客戶,大老遠跑到北京買到了 2000 多臺礦機,很感謝銷售,非要請吃飯、送鮮花,說以后還要定期買。」陳玥對這件事印象深刻。

比特大陸招股書顯示,2015 年比特大陸礦機銷量為 23 萬臺,2016 年為 26 萬臺,2017 年上半年這個數字還是 18 萬臺,等到 2017 年下半年和 2018 年上半年礦機銷量猛增至 144 萬臺和 256 萬臺。

「特別夸張,感覺很虛幻,每天做合同都是好幾百萬美金。200 臺以下算是小單子,大單子有幾萬臺,貨比較緊俏的時候,還要去拒絕客戶,不好意思,我們的貨已經賣完了,等下一批。」

在這種火熱的行情下比特大陸也開啟了瘋狂的擴張模式。

從陳玥入職到離開,比特大陸員工從 500 多人擴充到了 2700 多人,最瘋狂時一天有 80 多人入職。

「公司很擠」,每個人的工位大概這么大,陳玥伸開手比劃了一下,不到一米,「我要走的那一陣,更擁擠,大家得輪流出差才能保證每個人有位置坐」。

不過,在日復一日的接待客戶、回郵件、做合同、簽字的過程中,陳玥陷入機械的忙碌和巨大的虛幻感中。

「比特大陸的銷售在某種意義是不像是銷售,大家都是定薪,沒有銷售壓力,最關鍵的是學不到東西,看不到自己的發展前途。」

離開比特大陸后,陳玥面試了幾家互聯網公司,幾乎 HR 都會問她,比特大陸不是快要上市了,你為什么還要離開?

「我當時也覺得,可能比特大陸真的快要上市了,不過現在卻有一種大廈崩塌的感覺。」

回想起來,陳玥覺得公司發展得實在太快,而領導卻缺乏管理經驗,很多事情沒有方向和規劃。

其中一件事是這樣的,當時比特大陸處于擴張期,公司決定在海外開設辦公室,于是派銷售部門的員工前往海外。

但事實上,設立海外辦公室的目標和計劃并不清晰,這也讓很多員工感到困擾。

「聽說是提前一個月就讓員工辦了簽證,然后就派過去了,就是讓大家自己去探索能夠干些什么。」對于所謂的海外「擴張」計劃,陳玥有些哭笑不得。

而就在陳玥離開后,剛建設不久的一些辦公室也被迫關閉。

事實上,吳忌寒可能也察覺到了一些問題,有比特大陸員工告訴筆者,5 月份的時候吳忌寒曾越過一些部門領導向員工發問,「你覺得公司遇到了什么問題,你希望改進哪些方面?」

關于兩位老板的不和,陳玥從來都沒有在公司內部聽過相關的八卦。只是有一次,陳玥聽說詹克團找到銷售過問礦機客戶退款的事。

「從分工上來說,詹總是負責研發,寒總負責礦機銷售這塊,為什么詹總會問礦機銷售的事呢?」

陳玥心里一直都有一個問號。

哥白尼「團滅」

「如果不是看在我是從比特大陸出來的,估計他們都不會約我面試吧。」蔣虎一邊抽煙,一邊自我調侃。

自從哥白尼項目被裁之后,蔣虎一直待在北京尋找機會,不久前去面了螞蟻金服的區塊鏈崗位,不過正如他去之前所預料的那樣,被刷了。

蔣虎在比特大陸待了僅半年的時間,就在陳玥陷入掙扎的時候,滿懷期待的他剛進入哥白尼團隊。

「2017 年年底的時候行情非常好,瑞波漲了 3200 倍,我一聽,這東西應該蠻有意思,然后就讀了比特幣的白皮書,隨后就決定做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相關的工作。」

2018 年年初,觀察了一個月的「宏觀局勢」后,蔣虎開始入場炒幣,在一次盯盤炒幣的過程中,因為打了一會兒盹兒,十幾萬的積蓄都賠了進去。

雖然炒幣沒有賺到錢,但是蔣虎對區塊鏈還是十分看好,于是從深圳的公司離職,決心找一份相關的工作。

而比特大陸成為了他瞄準的公司。

6 月份,通過層層面試蔣虎如愿以償進入了比特大陸的哥白尼團隊,當時公司沒有多余的工位,蔣虎只能和一些同事只能坐在會議室辦公。

哥白尼項目組的資深員工張猛告訴筆者,哥白尼團隊成立于 2017 年 10 月份,主要負責重新設計 BCH 客戶端。一開始只有 6 個人,因為公司擴張后來擴充到了 30 多人。

「當時坐在我對面的是一個博士,左邊是清華的實習生,右邊是北大的實習生,坐在中間多少有些瑟瑟發抖。」對于身邊同事的高學歷和名校身份,蔣虎多少有些被「震」住了。

在哥白尼項目組的日子,蔣虎覺得非常快樂,團隊融洽,身邊厲害的人也多,感覺一切都「蒸蒸日上」。

然而好景不長,12 月 24 日,周一,蔣虎試用期結束的日子,剛剛請團隊的同事吃飯慶祝后,蔣虎就被 HR 叫去了談話。

最終歡聚的團圓飯變成了散伙飯。

「時間很短,就聊了兩分鐘,大家相視一笑,然后 HR 把兩份離職方案放在我面前,問我選哪個,我說我選這個。」

隨后,蔣虎便收拾東西離開了比特大陸,緊接著哥白尼項目組的其他人也陸續被叫去談話,后來蔣虎得知,整個哥白尼都被「優化」了,團滅。

和蔣虎不同,在正式裁員之前,張猛就感覺不太對,雖然多少覺得自己不會被裁員,但張猛還是提前做了打算。

在被裁的前一周,張猛就開始面試求職。

對于哥白尼的「團滅」,蔣虎心里很坦然,「人都是公司辛辛苦苦招來的,他們也不愿意裁員,但沒辦法,大家也能理解,而且公司給的補償方案很良心,大家不會有什么怨言。」

而在張猛看來,哥白尼這個項目本身就存在問題。

「目標不明確,沒有計劃和具體實施步驟,領導可能都沒有想清楚為什么要做這件事,項目沒有多大的戰略地位,也沒有什么重要意義,可能只是小領導糊弄大領導的產物。」張猛有些憤慨。

此前華爾街見聞和 Coindesk 分別爆出「哥白尼團隊加入吳忌寒新公司」、「哥白尼團隊再創業」等消息。

對于吳忌寒出走創立了新公司,張猛表示懷疑,但對于哥白尼團隊的人重新聚集在一起做事,張猛認為可能性不大。

「哥白尼的很多人都不看好區塊鏈轉身去傳統互聯網了,很多員工工作都已經定了,而且大家不一定愿意跟原來的領導共事。」

礦機巨頭的痼疾

相比張娜、陳玥、蔣虎、張猛,程緣是比特大陸的老人了,截至被裁員的那天,程緣剛剛好在比特大陸待了三年零兩個月。

「特別巧,跟我談裁員的這一天剛好是我就業合同到期的這一天。」程緣笑著說。

采訪前不久,程緣剛剛確定了新工作,喝完酒的臉上泛著紅光。

大學畢業后,程緣在一家網絡安全公司待了一年時間,2015 年機緣巧合來到了比特大陸,進入了 BTC.com 部門,在此之前他在新聞上聽說過比特幣,但從來不知道比特大陸這家公司。

「當時也就是瞎投,結果就被叫去面試了,面試問了幾個技術問題,結果我都沒答上來,但還是把我錄取了。」對于當時能夠進入比特大陸,程緣至今都覺得挺不可思議。

程緣清晰地記得那個時候比特大陸還不足 100 人,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公司。

進入公司后,程緣埋頭做開發,但一直不太明白這家公司到底要做什么。

「部門領導每天開會時都會呼吁大家一定要買 10 個比特幣留著,我當時心里想,這不是傻嘛,買這玩意兒干啥。」程緣一邊說一邊笑。

工作一年以后程緣才漸漸明白比特大陸是一家什么公司,而比特幣也開始朝著牛市進發。

在行情急速上升,礦機供不應求,比特大陸迅猛發展的過程中,程緣明顯感受到了公司內部顯著的變化。

「膨脹,有一種暴發戶的感覺,有一天我跟 IC 部門的人一起去踢球,當時他們要買一個什么專利,需要很大一筆費用,當時負責的哥們兒就說,沒關系,盡管買,公司有錢。」

而程緣和同事也因為炒幣賺到錢后,被裹挾進一種「賺錢真是太容易了」的虛幻之中。

不過回過神,程緣也進行過理性的分析,和陳玥的看法一致,程緣也認為公司急遽擴張的過程中忽視了內部的管理。

「舉個例子,作為開發者,長時間沒有需求,沒有活干,每天上班就是上上網,這明顯有問題。」

在比特大陸三年多的時間里,程緣對公司越來越了解,發現的問題也越來越多。

不過,所有的問題都隱藏在鮮花和掌聲背后。

「在公司時,我們并沒有感覺到老板之間有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與分歧,他們兩個分工很明確,詹總主要是管技術這一塊,把控整個 IC 部門和礦池,寒總主要負責銷售部,礦機銷售這一方面。」

就在程緣等一大批員工被裁不久后,比特大陸相繼被爆出創始人不和、吳忌寒出走等公司內部的負面新聞,不少內部員工都十分驚訝:是真的嗎?為什么會這樣?

「公司的主要問題是什么?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樣,我覺得是行業的問題。跟行業、大環境相比,公司內部的管理問題其實是小問題,很多時候趨勢不可阻擋。」

在程緣看來,比特大陸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核心競爭力和不可替代性。

礦機、礦池可以賺錢但要看行情吃飯,而且礦機本身的技術含量并不高,如果三星、英特爾進入這個行業,比特大陸不會有多大優勢,瀏覽器做得可以但也經常宕機,錢包是一塌糊涂。

因此,對于老板們來說,尋找公司的不可替代性變成了至關重要的事情。

吳忌寒想要通過獲得一條具有高共識的公鏈來營造壁壘,詹克團則寄希望于 AI 芯片。

「有錢的時候,大家可以分頭去嘗試,看看誰是對的,沒錢的時候注定要有一個人,或者兩個人都要做出讓步。」

而在從比特大陸離職,后來創辦了幣印礦池的朱砝看來,吳忌寒是一個很優秀的人,但同時也很固執。

自 2018 年 12 月 24 日裁員以來,已經有上千人離開比特大陸。他們有的是像張娜一樣的應屆畢業生,有的是比程緣資歷還要深的老員工,有的人仍舊在關注老東家的風吹草動,錯愕嘆息,有的人則離開了這個行業,不再關心昨日。

在經歷了幾個月的試用期考核后,陳玥順利轉正,正式成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員工;張娜帶著遺憾離開了北京,去往另一座城市;張猛不愿意放棄已有的積累,選擇繼續留在行業里;程緣外出旅行了一圈后,最終下定決心離開區塊鏈行業;蔣虎還在北京游蕩,掐滅手中的煙頭,趕往下一個面試地點。

傍晚五點半,溫度開始降低,遠處的晚霞像血一樣鮮紅,比特大陸門前的榆樹和梧桐光禿禿的,沒有一點生氣。

一陣風來,兩個褪了色的紅燈籠輕輕搖晃,這時有員工推開門大步走出,在路邊蹬上一輛自行車,身影慢慢消失在霞光里。

(注:應采訪者要求,文中張娜、陳玥、蔣虎、張猛、程緣為化名。)

作者:深鏈財經 | 來源:鏈聞